小程序&&公众号
华镁房地产
资讯首页 二手资讯 商业动态 人物专访 国内楼市 优惠活动 看房日记 工程进度 新房资讯 本地楼市 租房资讯 楼市焦点 政策法规

美丽新宁乡之紫金巨变

2019-10-06 作者:华镁房产网 来源:美丽新宁乡 点击 评论
紫金,昔日荒郊野地,今为繁华闹市。


紫金,旧称紫金山。今为县城花明路与玉潭路、紫金路三路交汇的紫金广场地域,即“天桥”周围,包括花明社区第十、十一、十二组和八一社区第五组,共四个居民组的范围。


image.png


这里,旧时为县城“四门”之外的荒郊野地。改革开放以来,大力开拓发展,现已变成了县城最繁华的闹市和富饶美丽的幸福新家园。可谓“虎踞龙盘今胜昔,天翻地覆慨而慷”。


image.png


居民职业改行,生活大提升


紫金人一直到1985年前,男男女女,几乎都是担尿桶种小菜,挑窝篮卖小菜,吃的野菜拌粗粮,住的风吹雨漏破烂房,生活十分艰苦。如今一切都变了。大家丢掉尿桶不种菜了,丢掉窝篮不卖菜了,全部改行专心专职当起了房老板,坐收房租做富翁。有的户年收房租,比一个普通公务员的年薪还多。


市民的住房经过两次大拆迁,举目所见的全是一色新式的高楼大厦。除了几座高楼下少数几层房子暂属开发商掌管,出租经营商业外,其余已全部成了市民的私有房屋。房子建造都是钢筋、水泥、框架结构、红砖砌墙、瓷板贴地,小瓦大瓦加琉璃瓦,钢铝合金玻璃窗。夜晚,节能灯、霓虹灯、五彩缤纷、通明透亮,照亮了整个紫金广场夜空。


image.png


市民收入除上述房租外,年轻人或利用自己的门面经商办企业,或应聘其他工作,人人都有事做,都有丰厚的工资收入。原来没有工作单位,当了一辈子菜农的老人,现在也都享受着养老、医疗双保险,安安心心怡养天年。小孩全部上学。许多居民家里有小汽车,出门办事、旅游、走亲戚,自驾出行。小孩上学也用小车接送。五保户、低保户,政府实行兜底保护,都有生活补助。


花明社区91岁的孤老周季明告诉我,政府每月发给他生活费600余元,加上自己的其他小收入,他说:“钱用不完。”在紫金“钱用不完”的人不只周老。社区领导同志说:“剔除固定资产不算,户户有余钱,多的户可能超百万。”


image.png


一日,在天桥上,一群人谈论生活问题时,有一位朋友像放鞭炮一样,乒乒乓乓,一口气吐了一连串的“好”字:现在吃得好,穿得好,用得好,玩得好,口袋里的票子多得好,一切都好。只差一条:有人想睡着吃饭,不好扒饭,不好喝汤,希望有一个自动化喂饭机。他幽默一说,逗得满场人捧腹大笑,几乎笑破了肚皮。


除了老居民,1985年修建花明路,紫金呈现开发态势之后,这里又陆续迁进了一大批新居民。据四个居民组统计,已落户者共3000人,占四个组现有总人数的2/3,已大大超过了老住户。


image.png


广场风景美如画,市民幸福乐无忧


紫金广场工程是县房产管理局开发建设的。2001年3月开建,局领导亲自指挥,经一年时间日夜奋战,于2002年2月竣工,3月对市民开放使用。项目占地21000平方米,水泥瓷砖地面,也有用小石子叠砌造型的。建有独特的紫金亭和多个造型花坛,安装健身器械20余件。植有香樟等常青树百余株,高大如巨伞,浓荫覆盖。花坛造型各异,错落有序。栽着茶花、杜鹃、丹桂、红桎木、黄杨、铁树等及多种草本花卉,四季花开,姹紫嫣红,芬芳可爱,空气新鲜,景色宜人。比宋朝大理学家、大诗人朱熹所作“胜日寻芳泗水滨,无边光景一时新,等闲识得东风面,万紫千红总是春”更胜一筹。


image.png


须晴日,风和日丽,清晨或者傍晚,附近居民,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趁着茶余饭后,悠哉游哉,三三两两,从四面八方,集聚这里,歌昇平之舞曲,享健体之安康。大润发商场前坪,一大群男女,秀发披肩者,两鬓斑白者,穿红着绿者,爱俏的女人还化了淡妆。她们伴着激情愉悦,有节奏的音乐,翩翩起舞,一跳就是几十分钟,表演整齐精彩,惹得过路人不断回头观望。


在桥西,茂密的树荫下,各种健身器械上,许多人正在做着自己喜爱的运动。瞧,在那踏脚架上,站着两位老人,正在兴致勃勃地比赛。他们手扶横杠,双脚踩在踏板上,像荡秋千一样使劲前后抖动。两位老人可能都是农村进城的,过去在农村抗旱时踩过龙骨水车。只见一人对着另一人使劲喊话:“加油呀,再不努力车水,禾苗会干死的啊。”另一人毫不示弱,奚落着回话:“你现在有劲啰,当年抗旱车水,为什么老是偷懒,站着不动?”他们就是这样一边健身,一边逗着找乐。


image.png


在健身广场右侧大坪,此时一对青年男女,似是夫妻,又似恋人,正在打羽毛球,动作敏捷,激情奔放,看得出他们都想争冠军。还有小学生骑练单车,儿童踩滑板,更小的幼儿在蹦蹦床上跳跃打滚。


让过路人回头率最高的,还有那绿草如茵的青草地里,青年男女谈情说爱,银发老人的“黄昏恋”。她们窃窃私语,激情拥抱亲吻,完全忘却了旁边还有偷看的人。


若是春暖花开,风和日丽的周末,还可以看到年轻的父母们领着孩子,在这里进行亲子活动,放飞多种多样的风筝。他们奔腾雀跃,欢乐若狂。真个是“草长莺飞二月天,护提杨柳醉春烟。儿童散学归来早,忙趁东风放纸鸢”。


在桥东南,那里因花木较多,空地较少,不宜人太多,不宜大动作。但不乏老人散步、慢跑、慢步绕圈圈。还有一些老人坐在石凳上休憩,谈古论今,笑语缠绵,乐而忘忧,好一派太平盛世开新禧,人人欢乐庆昇平,此情只应天宫有,而今人间亦天庭的美好景象。


image.png


生意兴隆通四海,财源茂盛达三江


由于不断开拓发展,紫金变成了“金海”,市场商机凸显。有识之士闻风而来,蜂涌而至。市民形象地说他们都带了一个擢金子的“大擢箕”,准备大显身手。不多时,房地产业、商业、服务业、金融业、教育业等纷纷进驻,挤满了当街大商场和背街小店铺。据不完全统计,仅广场周围四个居民组范围内,来自“三江四海”的各行各业老板达300家。


天桥东头的“大润发”老板来自海峡对岸台湾宝岛,是一家国际连销公司的商业巨头。仅在大陆设立的分销店已遍布华东、华北、华中、华南、东北五大区域。目前在全国外资零售企业排名第一,为我县重大招商项目。他的宁乡店营业面积逾10000平米,有两层主卖场和楼顶400个车位的停车场。2010年12月开业,已经营八个年头,生意兴隆,效益不断增长。


image.png


与“大润发”毗邻的“佰潮汇”,系湖南天祺房地产公司开发建设的大楼盘。董事长肖先生、总经理胡先生,以其高瞻远瞩的锐利眼光和勇闯潮流的大无畏气魄,于2011年元月进驻紫金,斥资数亿,历经6年艰辛,建成楼盘24层7万平米。目前已引进业主百余家,初步形成了集吃、喝、玩、乐、购于一体的潮流时尚城。于2016年12月开始营业后,顾客盈门,生意越来越好。


令人高兴的是金融市场非常活跃。在这个一眼望到尽头的紫金广场周围,集聚了农商、邮政、长沙、光大、交通五家银行。除农商、邮政属本土者,其余三家都是来自外地。长沙银行2005年进驻,为最早者。历经十四年的发展,取得了很大成就,现有网点3+7+N,已全面履盖宁乡城区、各大园区、中心乡镇和农村,存、贷款规模均近百亿,位居宁乡金融机构前列。光大银行总部设北京,为全国著名金融巨头之一。其分支机构历来只设省市以上,2009年毅然来宁乡设县级行,人们说其是“慧眼识珠,破天荒之举”。交通银行总行设于上海,他们通过考察,看中了宁乡巨大的金融潜力,亦于2011年赶来,在宁乡设立其湖南第一家县级行。光大、交通银行也都新设了分点。


image.png


五家银行为宁乡开发建设授信投资,作出了巨大贡献。众所周知,银行是做票子生意的,靠收储聚钱,放贷生钱。紫金出现的“众星拱月”现象,既为宁乡经济发展注入了强大动力,亦为紫金市场的繁荣昌盛,做出了最好的诠释。


惹人注目的还有教育。解放前,这里只有私立楚沩学校,在紫金山祠堂里办过两三年,且学生多是外地的。解放后省立五中从安化迁来,只几百人。后来改为宁乡一中,随着紫金开发,发展到几千人。因场地小了被迫异地建校搬迁。接着来了金海中学,几年,发了,又异地建新校而搬迁。去年又来了紫金中学、园艺小学、金海幼儿园以及数不清的培训机构。这些,无不说明这里经济活跃、市场繁荣。


image.png


最喜天桥,县城美景又添丁


天桥,是城市快速发展,人流、物流、车流极大增长的必然产物,是市场高度繁荣的象征。这已是相关人士与学者一致的共识。2015年,县委、县政府领导果断决策,在紫金第一个建设天桥,就是针对这里市场繁荣,常常车堵人塞而采取的民生善举。市民非常感谢,点赞不已。除此,天桥设计雄伟,建造精巧,装饰美观,又为县城添了一道不可多得的靓丽风景。


天桥横跨花明、玉潭两条马路,桥面总长200米,宽6米,桥底距地面高6米,可通高架货车。天桥设计先进,令人大开眼界。整个天桥仅由九根圆形钢柱支撑,其中八根立于桥两端的人行道上,每根直径为50厘米。两条马路交汇处相隔约60米,仅一根直径80厘米的钢柱顶着,桥下空旷,车辆通行无任何障碍。特别是东南角挑出成平卧的丫形的一段桥面,每方都长达10米余,底下无一立柱,令人惊诧而心跳。有人大胆提出质疑“是否安全?”工程人员轻松回答:“没事,计算好了的,不用担心。”


image.png


天桥连接广场三个方向,设有六个上下处,总阶梯250级。设计人员想得周到,为方便过桥人特别是老人、孩子过桥时歇歇脚,缓缓气,特意设计了十二个歇台。桥面底层全由钢板焊制,上面则全部铺设着花岗岩,平整美观又防滑。两边嵌有90厘米高的不锈钢护栏,造型美观保安全。伴护栏特造了不锈钢花槽,栽培了各式各样花卉,翠绿如茵,四季鲜花盛开,芳香扑鼻。


桥西端立面用塑管、钢丝从桥面直落土层,装饰如玉织垂帘,伴垂帘栽培了珍贵名花凌宵。栏栅上嵌有彩灯,每逢佳节或喜庆活动,打开灯光,珠光闪烁,恰似天上彩虹落人间,妙哉、奇哉。


image.png


不忘初心,勇攀高峰


紫金巨变,来之不易。历史上,紫金只是一块山瘠地和洒满血泪的辛酸地。据1941年(民国30年)编撰的《宁乡县志》记载,当时宁乡县城“面积不到一平方公里”,全部是山,有杜家山,谈家山,玉几山,香林山等。“县治居山谷间,无平地”。当年编印的《宁乡城厢图》(当时县城称城厢)明确标示,县城以“四门”为界,北门到“拱极门”打止,即今“兰家巷”。老一中这一带被排除在县城之外,属荒郊之地。这一带也是山,叫紫金山。今天的紫金广场就是根据紫金山取的名。


山上有几座烈士、烈女祠:邱公祠、诸大夫祠、节孝祠,还有一个灵官庙。邱公祠的邱公就是曾经任职宁乡县令的邱存忠。他是一位为捍卫宁乡人利益而殉职的英雄。1643年,即明朝崇祯十七年,张献忠兵扰湖湘,掠杀宁乡,杀人如麻,尸横遍野。县令邱存忠率领兵卒奋勇抵抗,在紫金打了一大仗。后失败,邱等136人被捕至通益桥头。立赤白二旗,令降者立赤旗下,不降者立白旗下。邱等齐立于白旗下,并大骂不已,全遭惨杀,血洒通益桥,染红了化龙溪。后人特在紫金山建祠,并立136位神主牌于内,以示纪念。


image.png


那时的紫金山一带,除了几座祠堂庙宇静悄悄地立于这里之外,居民并不多。民居稀稀落落,土砖砌的,茅草盖的,低矮、潮湿、黑暗、破旧,既不能遮风避雨,又不能挡热防寒。水田很少,旱土不多。男子汉多到洞庭湖垸子里打工,卖苦力。在家的多为老人、妇女、孩子。主业是担尿桶种小菜,挑窝篮卖小菜,晒刀豆花和盐姜。有诗云:“拱极门外苦寒婆,只见樵夫过路多,日食无源难活命,三更梦里哭老倌”。因为收入微薄,多数家庭揭不开锅,终年泪水为伴。


解放后,在党的领导下,紫金人的生活像矮子爬楼梯,步步登高。但仍然经不起风吹雨打,三灾两病。这里有一个众所周知的典型:住在老一中围墙边的张厂生,本身就是因为母亲怀着他逃荒乞讨时,诞生于野外的茅草棚里而得名。九岁丧母,十六岁丧父,成年后还是族人帮助成的家。解放后,在党的关怀下,生活逐渐好了。然而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1980-1983年,四个年头,连遭三次灾难,死去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婿,留下三个寡妇、七个孤儿。因灾返贫,一家人哭得死去活来,家就像飘摇在狂风暴雨、惊涛骇浪中的小舟,不知驶向何方?


image.png


紫金人真正富起来,真正彻底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,始于1985年。这年,县委、县政府决定修建花明路,长1090米,宽36米,混砼土路面。为当时县城第一条宽路,也是紫金人历史上第一条马路。紫金人亲切地称这条路为“由穷变富的康庄大道”。紫金人获得了第一桶征拆资金,并用这桶金第一次“梳妆打扮”,建设了第一批新式楼房。这条路为紫金人成就了第一批有门面和住房出租的准老板。


紧接着,1986年旧城改造,玉潭路延伸至老一中。2001年3月紫金广场开建,征地拆迁居民旧房,同时在龙溪北路新建居民小区,安置被拆迁居民,再次成就了一批有房出租的老板。前后两次征地拆迁,使紫金范围内绝大多数老居民户,包括张厂生后人在内,全都登上了老板宝座。以后这里又进行了一系列建设,2004年县建设局对花明路高标准提质“白改黑”,新宇房地产公司开发建设金海花园,“大润发”商场开建,“佰潮汇”24层大楼盘建成开业。2015、2016年背街小巷道路改造和商店门面拆违,立面改造。至此,紫金周围四个居民组范围的旧貌,彻底换了新颜。


image.png


改革开放,招商引资,开发建设,给紫金人送来了大礼包,送来了富饶美丽和幸福。紫金巨变,是党和政府正确领导的结果,是坚持特色社会主义道路,坚持改革开放释放出来的巨大红利。紫金老乡说得好:“千条万条归一条,没有共产党就没有这一切”。


紫金人非常感谢县委县政府,非常感谢县直有关部门和外地朋友的大力开发和扶持。纷纷表示:一定听党的话,不忘初心永向前,撸起袖子加油干,奋勇攀登新高峰。几个社区的领导同志还准备联合有关部门,乘县里打造全域旅游之东风,发动市民进一步开发、完善一些项目,例如烈士祠、民生工厂及菜农文化等,决心把紫金打造成旅游开放高地,让市民生活更富饶、更美丽、更幸福。


image.png


作者简介

陈绛君,祖居宁乡市沙田乡,1952年进县城工作,先住机关,后住南正街日新巷,1988年迁居花明社区,现为八一社区管辖。已在玉潭镇居住了67年,原为机关干部,1995年退休,现已痴长85岁。




热门楼盘